河南中藍環保工程有限公司專營:一體化凈水設備,地下水除氟設備,井水除鐵錳設備,超純水設備,無閥過濾器,純水設備,凈水處理設備,污水處理設備,反滲透設備;環保工程,建筑機電安裝工程施工;水處理設備配件及耗材、實驗室儀器、教學設備銷售,電話18838160815。
關鍵詞:
  • 首 頁
  • 技術資料
  • 水質標準
  • 走進中藍
  • 聯系我們
  •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環保稅征收倒計時,運行38年排污費制度將成為歷史

    來源:   作者:  時間:2017-11-02  瀏覽:次

    從2018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に胺ā罰ㄒ韻錄虺啤痘繁K胺ā罰┚鴕際凳┝?。這意味著,再過2個月,運行38年的排污費制度將成為歷史。

    由“費”改“稅”,本質上發生了哪些變化?環保稅的征收,能否成為企業減排的一劑“猛藥”?

    “費”與“稅”的區別?

    1979年,中國頒布《環境?;しǎㄊ孕校?,確立了排污收費制度。按照規定,向環境排放污染物超過國家或地方標準的排污者,需要交納一定的治理污染或恢復環境破壞費用。

    據統計,2003年至2015年,中國累計征收排污費2115.99億元,繳納排污費的企事業單位和個體工商戶累計500多萬戶。

    仝江攝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溫宗國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采訪時表示,排污費征收管理不規范,且不具有強制性,“排污量小、監管不到位的企業征收不了”。

    事實上,這反映了排污費制度的不合理之處。排污者只要不超過污染物的排放標準,便可無償使用環境自凈能力資源,客觀上造成企業密集地區排污總量無法控制的局面。

    2016年12月2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に胺ā?。

    根據《環保稅法》,直接向環境排放應稅污染物的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為環境?;に暗哪傷叭?。應稅污染物分為四大類,分別是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固體廢物和噪聲。計稅依據根據污染當量數、排放量、分貝數確定。

    溫宗國指出,相比于排污費,環保稅的征收標準有很大的變化。雖然應稅污染物仍然是大氣、水、固體廢物和噪聲四類,但征收的稅額直接與企業的排污量關聯。最重要的是,“排污費更多意義上是一種行政手段,而環保稅是基于市場機制的調節手段,以此來改變企業的環保行為”。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看來,環保稅是一個更加規范、穩定、強制性的措施,對企業發出了更加明確的信號。

    征收有哪些挑戰?

    《環保稅法》實施之后,征收權將由環保部門正式移交給稅務機關,環保部則負責對污染物的監測進行管理。

    許叢軍攝

    溫宗國認為,環保稅的計量需要一定的技術手段,因為環保稅需要根據污染物排放量的大小做出評估和計量,在這方面,部門間的配合是一個挑戰。

    他進一步指出,“環保稅涉及如何監測和計量,且企業的排污量是實時變動的,如果沒有很好的信息共享系統,對稅收部門來說挑戰很大”。

    多年從事環保設備設計、制作與安裝的浙江雙嶼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吳胡云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過去招標都是低價取勝,有時別人出的價錢還不夠材料費”,“對企業進行監測需要考慮測量儀器的靈敏度,否則用一段時間就失靈了,有的甚至自己調節儀器”。

    也就是說,如果環保稅的征收不能達到公平,那么效果會大打折扣。

    再來看征收的稅額,根據《環保稅法》,大氣污染物稅額為每污染當量1.2-12元,水污染物稅額為每污染當量1.4-14元,固體廢物按不同種類每噸為5-1000元,噪聲按超標分貝數每月350-11200元。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可在稅額幅度內靈活調整。

    李佐軍認為,環保稅的征收是對企業利益的重新分割,增加了其成本,因此企業會感到難受。“再加上部分實體經濟行業企業,尤其是高排放、高污染行業企業本身經營就比較困難,征收環保稅將使其面臨雙重壓力。”

    不過,溫宗國也指出,“環保做得好的企業可能生存得更好,稅負成本上升會相對較少,對他們來說是比較積極的影響”。

    如何減排又減負?

    在諸多納稅企業中,火電、煤炭、采礦、化工、石化等14個重污染行業,被列為重點監控(排污)對象?;繁K笆凳┖?,其稅收支出可能大幅提升。

    孟德龍攝

    李佐軍表示,稅收無疑會增加企業的成本,會促使企業減少高排放、高污染產品的生產,這會達到減排的效果,但對企業來說,減負在短期內可能難以達到。

    不過,早期重視環保并較早開展污染控制工藝升級改造的企業,環保稅對其影響并不太大。溫宗國指出,企業應從戰略和管理上提前做出部署,“唯一的出路是注重科技的創新和工藝技術的改造,雖然會有持續的投入,從長期的成本效益來看,減少環保稅的繳納和增加收益可能就會攤平這種負擔”。

    據了解,當前污染物的減排技術已經十分成熟,只是成本存在差異。溫宗國認為,企業可選擇經濟可行,同時又適合企業工藝特點和治理難度的技術,這并非當前的主要瓶頸。

    除了對污染物的監測,吳胡云認為,今后對環保設備的材質也應有所要求。他舉例說道:“玻璃鋼百年不可降解,報廢之后如何處理是一個問題,但這種設備材料目前還在使用,應推廣可以二次利用的材料”。

    此外,吳胡云指出,環保稅實施后,應該對企業進行嚴格地監控,否則“半夜偷偷排放”的現象仍將存在。

    與此同時,為了更好地激勵企業減排,溫宗國認為,環保稅應具有更加靈活的調節作用。比如,根據企業環保做得好壞,稅收有所區別。

    無論企業是否做好準備,環保稅也是開征在即。在李佐軍看來,中國經濟已由高速發展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環保稅的征收有助于實現這種轉變。

    “對企業來說,只有發展低污染、低排放的產業和產品,才會減少稅收成本,這就會促進企業推進產品轉型升級,重點去發展更高附加值、綠色低碳的產品,以形成新的競爭力。”李佐軍說。

    0

    電話: 0371-63916789 手機:188 3816 0815 QQ:2473990570 傳真: 0371-5562369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辦公地址:鄭州市中原區西四環、鄭上路北6-B號樓9層910 工廠地址:河南省駐馬店西平縣金鳳大道南食品機械產業園C座

    海外事業部 (巴基斯坦)00923434039999 008613838581116 伊斯蘭堡辦事處:巴基斯坦,伊斯蘭堡,F7/4,60街,1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202002010號